为印度洋珍珠串上“珠链”-pg电子平台网站

为印度洋珍珠串上“珠链”

发布时间:2019-06-24来源:中交二航
【字体:】 分享:

天蓝海碧,白沙椰影。8月30日,在风光旖旎的马尔代夫,一座跨越印度洋的大型工程——中马友谊大桥建成通车。首都马累岛到机场岛之间的洋面上,这座崭新的大桥状如一湾优美的彩虹,将两座岛屿有力连接。

这是马尔代夫延续一个世纪的梦想,这是中国建设者用心创造的建筑杰作。然而,远洋深海珊瑚礁地质的复杂环境、高温高盐高湿高辐射等恶劣条件,让大桥建设的每一步充满艰辛。在这974天里,他们如何攻坚克难,迎接前所未有的挑战?

开辟海上施工生命线

海峡之上,疯狂翻涌的海浪如野马奔腾。施工海域浪高超过3米,波高对应周期达14秒,海水流速超过1.5米每秒。建设者们刚开始搭设引桥栈桥就遇到难以想象的困难。

2016年3月,引桥栈桥钢管桩刚施沉就碰到底口严重变形的情况,原来钢管桩遇到了珊瑚礁地质坚硬层,难以入岩。在底口加上桩靴、加工成“子弹头”结构,均告失败。在国内再普通不过的工序,在这里竟成了大难题。项目团队经多次研讨分析和结构调整,才使引桥钢管桩在珊瑚礁上得以施沉。

然而,从岸边向海中延伸的前100多米浪贱区,每隔十几秒就有一阵涌浪拍来,工人身上全被打湿,钢管桩平联焊接断断续续,栈桥搭设难以推进。所有人陷入沉思:“不打通栈桥,在海上就没有立足之地。哪怕是利用好每股海浪的几秒间歇,也要啃出一条路来。”

于是,几十个工人两班倒,每班又分三个梯队,一个梯队一小时一循环。焊接时栈桥上有一人负责瞭望,涌浪一来马上呼喊一声,所有人立即起身并将焊钳高高举起,浪一过大家又弯腰继续点焊,如此往复地与巨浪抗争。就这样,大家不顾被海水一遍遍冲刷,在两个多月里将100余米浪溅区栈桥“啃”了出来。2016年6月底,马累侧引桥400米栈桥全部搭设完成,在海上开辟出一条施工生命线。

奋斗不息展现中国速度

海上是狂烈的大浪,海下是湍急的暗流和地质极为复杂的珊瑚礁。特别是作为全桥控制性工程的主桥,所处海域是一片深达46米的海沟。要在深不可测的远洋深海珊瑚礁上建跨海大桥,前行之路充满艰险。

除了打通引桥栈桥,主桥钢管桩和桩基钢护筒施沉是重中之重。然而,大型浮吊受涌浪影响起伏高差近3米,吊钩摇摆二三十米,给钢护筒平吊、翻桩吊耳解除、移入导向架拢口带来很大困难。

摸清海洋水文气象规律,研究适合船舶作业的运动姿态,开展波高和波浪周期的科学预报……建设者们主动出击,不再靠天吃饭,而昼夜钻研运用科技手段在印度洋深海涌流中探寻到了可吊装作业的宝贵时间段——“窗口期”。

主桥22号墩一根钢护筒施工时,曾因涌浪强烈多次未能起吊。技术组人员毫不气馁,待“窗口期”重现于当晚再次施沉,不料暴雨袭来,现场人员全身淋透,依然坚守岗位。哪怕一天内只有半小时,大家还是紧抓不放,因为一旦错过,就会耽误一连串工序。

受涌浪影响,起吊200余吨的大直径钢护筒时,定制的18米108规格的钢丝绳时常被磨损。“窗口期”不等人,安全管理更不等人。技术组加大投入,额外空运钢丝绳3个批次,总重近10吨,几乎是每施沉一根钢护筒就换一副钢丝绳。

由于珊瑚礁地层软硬不均,钢护筒施沉时频繁遭遇“溜桩”,突然自行下沉达10米,让人无不震惊。技术组从锤击能量控制、频次及液压锤钢丝绳长度,乃至解除吊耳方法上苦下功夫,不断提升着对溜桩的预见和防范能力。

2016年12月6日,在200多天不到200个小时的窗口期内,主桥37根栈桥钢管桩、5个起始平台和35根钢护筒等共计3万余吨,在建设者们战酷暑、斗风雨、抗涌浪,与大自然的拼抢中安全完成。

如何让大桥在珊瑚礁上立足,打好每根桩基是关键。项目团队先后开展多次试桩试验,研究项目数十种,为工程桩施工等奠定有力基础。“一个孔钻完马上移到下一个,一分一秒都不耽搁。”技术组采用统筹方法使所有作业面24小时无缝对接。每个晚上,工地灯火通明,钻机嗡嗡旋转,全员斗志高昂。2017年4月6日,主桥35根桩基全部完成,比原计划提前24天。2017年10月18日,全桥129根桩基全部完工。

从桩基扎根于珊瑚礁到大桥承台乃至上部结构施工,强烈涌浪就如梦魇一般挥之不去。

2017年3月24日,主桥第一个承台封底完成。在解除拉压杆后,受恶劣海况影响,从海床40余米的桩基自由长度加上钢吊箱波阻受力,封底混凝土出现开裂,局部渗水。如何避免因封底混凝土握裹力下降进而导致吊箱下沉,如何确保吊箱内几十号工人的安全?项目团队在与时间赛跑的同时,国内保障组也夜以继日加紧研讨,最终确定通过预留钢护筒再进行反拉钢吊箱的方案,破解了难题。技术组在后期4个钢吊箱封底时采取2次封底施工,在完成首次次封底后立即进行钢吊箱与钢护筒的受力转换,再进行第二次干封底施工,最后解除拉压杆,彻底消除了大体积钢吊箱封底开裂问题,确保了施工安全。

在2017年雨季之中,主桥5个大型承台比原计划提前22天完成。主桥所有v型墩和0号块合龙比原计划提前12天完成。

2018年,大桥施工全面展开,工期越来越紧。3月9日,所有钢箱梁从国内运至现场后,项目团队把握每个“窗口期”,在不到一个月时间内即完成全部钢箱梁的清关、卸船、倒运和吊装上桥作业。钢箱梁节段吊至桥面后,在桥上组拼、顶推,有效规避了后期海况更加恶化带来的水上提梁作业的风险。

钢箱梁在混凝土桥面顶推时,就如同人在高脚跷跷板上行走。为提高工效,钢箱梁gl1在合龙顶推时,gl2也在墩顶同时顶推。经精确计算,重达1000吨余吨的配重经过数十次临时荷载调整,在保证工期的同时确保了顶推过程中主桥结构的安全。钢箱梁下放阶段,项目团队现场实测后,运用bim技术,精准划线,分次配切,实现毫米级误差合龙。

大桥合龙贯通后,技术组在一个多月时间里,高效完成栈桥、挂篮等6000余吨临时结构物和设备的拆除和转运,并完成后续大量桥面附属工程、景观和道路工程施工,有力保障了大桥在8月30日如期通车。

海关关长竖起大拇指!

马尔代夫以旅游业和渔业为主要经济来源。这里建筑资源极度匮乏,大桥所有建设物资、生活物资、施工设备全部要从他国进口,其中所有施工设备和90%的建设物资来自中国,从采购到运至现场,时间跨度长达三个月。所有材料运至现场后还要再进行倒驳、转运、堆放、二次转运、使用,过程极其繁琐,且受当地海况、卸货效率严重低下影响,船舶抵达后如不能及时卸货,还有高达数万、数十万美金的滞期费。

2016年9月,在第一批5万吨散货到达马尔代夫锚地前一天,项目团队就早已联系好当地海关,船舶抛锚就位后清关人员立即登船清关。于此同时用来倒运货物的船舶已提前靠船就位,待清关一结束立即倒运卸货。当地海关关长看着长长的货物清单时,让项目准备好每天8000美金的滞期费,他认为没有一个多月是不可能卸完的。

项目班子成员,带领党员青年和班组长,凭着一股不服输的干劲,“白加黑”、“5加2”地不停转运,硬是在12天船期内完成了马海关关长认为至少需要30天才能卸完的货物。马海关关长竖起大拇指对大桥建设者赞叹道:你们创造了马尔代夫的奇迹!

从2016年1月至2018年5月,在国内保障组的支持下,项目累计筹备超过35万吨的物资材料。高峰时段平均每月有3艘散货船或重吊船,逾100个集装箱,创下马尔代夫有史以来海运进口巅峰,为大桥建设提供了坚实资源保障。

在狭小困境中实现“突围”

印度洋上现出一片浅绿色的海水,澄澈的海水下是如白沙一般的珊瑚礁。一排排大直径钢管桩和钢护筒层层叠叠地摆放在水中,耀眼醒目,构成马尔代夫前所未有的景象。

原来,2016年大桥基础施工时,大量钢管桩和钢护筒从国内运抵马尔代夫。由于当地提供给项目的营地面积十分有限,这些共有6万立方米的大型材料在营地根本无处存放。技术组经过与马住建部、环保、海关、海岸警卫队等部门努力协调,获得马方许可后,将材料放置在了距离大桥7公里的锚地浅海处。每次施沉时,就从这里用船舶转运至现场。

首都马累,面积仅1.8平方公里。进场之初,当地政府提供给大桥在马累的营地为5000平方米。就是在这样狭小的地方,要建立材料加工区、混凝土搅拌站、材料仓库和员工生活区。而距大桥约10公里的胡鲁马累营地起初仅有4万平方米,主要为全桥生产物资仓储基地。其中马累营地因场地空间无法拓展,砂石料等需要用多少,就从胡鲁马累营地倒运多少,几乎每天都处于装船和卸船状态。

面对大量进口的物资,两个营地始终处于饱和状态。技术组从资源周转统筹上科学计划,在两个营地之间形成合理的水运路线图,实现材料高效转运。必要时,技术组与在马中资企业共享场地资源。2018年4月,大桥16节段钢箱梁到位后,依然面临无处放置的问题。技术组与承建机场改扩建工程的北京城建公司协调,将钢箱梁存放在其暂时空闲的堆场,为大桥钢箱梁施工奠定了良好基础。

永远为飞机让路!

“履带吊后半夜开过来,抓紧完成扭王字块转运和安装,明早6点前履带吊必须撤到警戒线以外……”2017年3月的一天,工长邓小华向作业班组发出这样的指令。

大桥的另一端,连接着马尔代夫国际机场,而在毗邻机场的施工区域上空,平均每隔十几分钟,就有一架爬升或者降落的飞机划过。

马方规定,大型起重机械设备只能在0:00到6:00之间作业,使得机场侧工区路基施工过程中的珊瑚砂填筑、扭王块摆放、挡浪墙施工以及三个桥墩一个桥台的施工异常艰难。且此段涌浪较大,夜间吊装等对安全和施工组织提出更高要求。

技术组严格遵循机场限高规定,始终把机场安全放在首要位置,“永远为飞机让路”。

在有限的许可作业时间内,技术组高效组织,从施工方案优化、人机料配置和优化组合方面下功夫,并专门指定2名英语流畅的管理人员每天与机场塔台对接。

机场施工班组更是充分利用好每天下半夜的非涌浪间歇,一点点啃出工作面,安全高效完成了机场侧块石抛填、扭王块安装、挡浪墙施工、珊瑚砂填筑、栈桥钢管桩、桩基钢护筒施沉、承台墩身桥台施工、上部i梁架设等一系列施工任务。

多方联动度过紧急状态

“中国公民近期谨慎前往马尔代夫。”2018年2月,中国驻马使馆在pg电子最新网站入口官网发布消息。2月1日,首都马累发生大规模集会并发生焚烧一辆出租车的事件。2月5日,马总统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

当时,正值施工高峰期,面对可能存在的外部安全威胁,项目管理组和技术组迅速行动,与中国驻马使馆、商务部经济合作局、马方住建部等高效联动,及时建立和完善应急救援预案,制定突发情况应对措施以及人员撤退方案。项目管理人员全线出击,分班加强夜间巡逻,项目严控参建人员进出营地。

当地发生的大型集会、军警封路等紧张画面在国内报道后,员工国内亲属高度紧张。技术组抓住关键少数,管理层及时召开应急担当动员会,把引导员工、治安治理、施工组织的责任明确分工。班子成员还分布到各工点召开班前会稳定军心,消除了大家的紧张疑虑。一方面是稳定员工思想,一方面是快马加鞭开展主桥悬臂浇筑和引桥i梁架设等施工,施工现场有条不紊,一个个施工节点持续高效完成。

当时还出现这样一幕。工人的家属要求他们回家时,他们还谈笑风生地拿着手机站在桥上与家人视频:“别担心,我在这里很好,不信你看看马代的风景。”

用生命践行承诺和担当

2016年5月后,正当钢护筒施沉陷入困境时,又一个拦路虎出现。热带疫情登革热爆发了。

当时全场600多人,累计确诊登革热的多达90例。项目书记王超,在5月初组织从国内运来的近万吨后勤物资入仓时,为避免雨季来临对货物造成影响,连续五天五夜加班加点,期间被伊蚊叮咬患上了出血型登革热。牙龈出血不止,血小板一度下降到正常人的3%。医院下达病危通知书,历经20余天两次共计3000毫升输血治疗后,才转危为安。出院后来不及休整,他再次奔波现场了解大桥进展和工人思想动态。

技术组组长林树奎,长期睡眠不足,劳神费思,施工的困境让他感受到压力重重。然而,他没有一天放松对现场的关注,由于工作劳累,也患上登革热,却不顾医生叮嘱,继续奋战在一线。

员工周婷婷,不惧危险走进传染病重灾区,几乎每天泡在医院与院方英语沟通员工治疗事宜。在icu外一个开敞式传达室,常有蚊虫飞舞,无孔不入地叮咬过往的每个人。她就在这里待命,有时一连几天守候,让她熬出了熊猫眼。但她依然坚持,直至员工病情得到控制。

员工陈洲琦,距离上次献血不到半年,却挺身而出为患出血热员工献血,并牵头统计员工血型,为后续可能出现的登革热病例做好了应急准备。

当时一位工人患登革热后,头疼得直撞墙,家人电话里哭着让他回家时,他说:“在这里,我们就代表着中国。项目领导都不怕,我们怕啥,休息几天就好了。”

王超刚出院后,迅速调集全员之力开展医务室建设、全面消毒、全民灭蚊、卫生清洁等工作。截止2018年7月,全场累计进场1600余人,患登革热人数达230余例,患病率远低于当地水平,且只有2016年出现过4例出血型登革热。

全体员工自始至终未出现一起因登革热而害怕、退场的情况。所有人就像一棵大树的经脉,紧密簇拥着,有力连接着,共同托起了生命的希望。

如今,一座宏伟的大桥在海天之间稳固屹立,三个v型墩如同三只身姿优雅的海鸥,像是在振翅翱翔,又像在驰骋梦想。如果说马尔代夫上千岛屿就像上帝洒落人间的一颗颗珍珠,那么这座大桥,就像建设者们用智慧和艰辛劳动串起的第一根珠线,它将引领着这个国家走向更加美好的未来。

(杜才良)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