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之声:万敏会客厅 跨山越海 看“一带一路”上的“武汉造”-pg电子平台网站

湖北之声:万敏会客厅 跨山越海 看“一带一路”上的“武汉造”

发布时间:2019-05-14来源:中交二航
【字体:】 分享:

刚刚过去的“五一”小长假,海岛游无疑是热门线路。而在“小长假网络摄影大赛”中,一座位于马尔代夫的“武汉造”大桥一时间成为了“网红”,与它的合影几乎刷爆了网络,它就是中马友谊大桥。

这座马尔代夫的第一座现代化桥梁,不但是中国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大标志性项目,更是被马尔代夫人民称为“希望和梦想之桥”。但是,在一个珊瑚岛国建一座这么大跨度的跨海大桥绝非易事,听说还曾经一度被当地人质疑。那么,建造这座伟大的友谊大桥过程中,还有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一带一路上,“武汉造”可以走多远、走多久?《万敏会客厅》特别邀请中交第二航务工程局有限公司援马尔代夫中马友谊大桥项目施工技术组书记王超,跟我们分享他与他的团队在马尔代夫建桥的故事。

嘉宾:中交第二航务工程局有限公司援马尔代夫中马友谊大桥项目施工技术组书记 王超

q1:中马友谊大桥其实是连接马尔代夫机场岛和马累岛的重要桥梁,是2014年习主席在访问马尔代夫期间,双方领导人共同商定的,由中方援建的一座跨海大桥。在2018年8月30号大桥通车之前,当地人民的出行方式是什么样的?他们对于修建这座大桥是不是怀有很大的期待?

王超:在没有这座桥之前,当地人的出行都是以船舶来实现。每年5月到10月,马尔代夫都是雨季,期间风浪非常大,当地人出行就会很困难,必须要靠等才能够实现他们的出行愿望。

其实,过去十几年,一些发达国家也曾提出过帮助马尔代夫建设大桥,但最后都没有实现。2014年9月,习主席访问马尔代夫,看到当地人这样的出行状况,提出要援建马尔代夫一座跨海大桥。

所以,刚开始当地居民得知中国要帮他们修大桥的时候,并不是很理解,而是持怀疑态度。即使在2015年开工仪式以后,当地人还是觉得还不可能。因为这一片海域被称为“恶魔之海”,涌浪非常之大,只有极少数喜欢冒险的人才会下海,更多的当地人觉得这个地方连下海去游泳都不可能实现,中国人在这里为我们建桥简直是天方夜谭。一直到2016年3月,我们的大型浮吊船抵达马尔代夫,当地人一看,原来中国人是真的帮我们来建桥了。

然而,他们仍然担心中国有没有能力在这片海域建起大桥。为了打消这种顾虑,我们在项目部门口,摆出了所有承建过的大桥效果图,包括跨海、跨江、跨山谷大桥。当地人一看,原来这么多、这么有难度的大桥我们都可以做,那么建马尔代夫这座大桥应该也不在话下。后来,越来越多的当地人骑着摩托车每天到海岸边来“打卡”,看一下大桥的建设怎么样了。甚至当地政府为了满足大家的观看大桥建设过程的心愿,专门在旁边修了一个观景平台,把这里作为一个旅游景点。我们经常说笑,国外的游客到马尔代夫来看风景,而对于马尔代夫人民来说,最好的风景就是到海边来看我们的大桥建设。

q2:正如您所说,当地居民都觉得在这片海域建设跨海大桥几乎是不可完成的任务,那么我们是怎么变不可能为可能的呢?

王超:这一片海域被称为“恶魔之海”,无风的时候,它的涌浪都会有3、4米,遇到有大风的时候会有十几米高的涌浪。所以我们在施工过程中,要克服的第一个技术难题就是深水长周期波。所谓深水长周期波,就是这一块水域非常深,我们建桥的区域主桥区有50多米深,一个波峰到另一个波峰,跨度是14秒的时间。如果说要压制14秒的长周期波,相当于要开一个两百五六十米长度的中型航母到这个地方去。但是由于旁边是机场岛,有航空限高。所以我们只能开小一点的船舶过去,很多时候船头在波峰上,而船尾在波谷下面,船会不停地摇晃。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我们在国内的实验室里做了大量的实验工作。

第二个技术难题就是珊瑚礁地质。马尔代夫是一个群岛国家,全是珊瑚礁组成的。在珊瑚礁上建大桥,这在世界范围内也是第一次。珊瑚礁地质就像一个鸡蛋,面上那一层比较硬,中间就像蛋清蛋黄比较软。大桥的钢管桩需要穿过这些软硬程度不一的珊瑚礁寻找着力点,达到设计的要求。为了让我们的大桥在珊瑚礁上站稳脚跟,技术团队做了大量的研究工作,有一次六天六夜都没有合眼。

q3:中马友谊大桥一开始就被冠以“友谊”之名,建设过程中还为当地居民开启了每月一次的“营地开放日”,具体组织了哪些活动?

王超:在马尔代夫,只要跟当地人说我们是中国人,是来帮你们建大桥的,他们是非常热情的。每个月的“营地开放日”,当地的小朋友热情高涨,让我们的工作人员在大桥上教他们唱中文歌。我们还买来很多中国的折扇、水墨画、齐天大圣面具作为礼物送给当地儿童,准备中国美食与他们分享。

q4:在马尔代夫,有一种病总是让人谈之色变,那就是登革热。而您在当地工作的时候,也曾经染上登革热。当时是什么样的情况?

王超:我是2016年的4月份到的马尔代夫, 5月初的一天,我回到办公室几分钟,突然感觉到头疼、关节疼,就像头要爆炸一样,我以为是太累了感冒了,去当地医院拿了一点感冒药就回去了。可几天之后,感觉牙龈一直不停地出血,结果一到医院,医生就直接把我拖到重症监护室。我就问医生是怎么回事?他说你这个是登革热,血小板一度下降到了正常人的百分之三。如果继续出血不止的话,就有生命危险,只能靠输血来增加血小板。在icu病房里治疗将近20天,全靠项目部的兄弟们给我输血3000余毫升才脱离危险,我听说大家都为我输血,眼泪哗哗地流。

刚出院身体还没完全恢复,也纠结过要不要回国,但是后来一想我们现在建设的这座大桥意义这么重大,我回国就会弄得人心惶惶。所以就想着兄弟们为我拼了一把,我也要为兄弟们拼一把,更是要为这座大桥、为我们中国的形象拼一把,最后就留了下来。

q5: 都说“一带一路”建设,交通和基建必须先行。除了中马友谊大桥,现在还有哪些一带一路上的工程?未来,这些工程将会为“一带一路”建设勾勒出怎样的蓝图?

王超:实际上,中交二航局从1982年开始,就在海外承接各种基建工程,陆陆续续已有一百多个海外工程了。现在在巴拿马、巴西、赛尔维亚、斯里兰卡、以色列、马来西亚等国家都有项目正在施工。将来,很有可能大家一走出国门,就可以看到我们的“湖北造”、“武汉造”。

链接:

网站地图